Backstage|宫阁:如果我不是我

来源:轻松调频 编辑:王小琦 2019-01-09
播 放 分享
分享 Close
sina qq wechat
小琦桑专访全能唱作人宫阁。
小琦桑专访全能唱作人宫阁。

2016年12月,常居幕后的音乐制作人宫阁发表了首张个人专辑《GONG》,一人包揽大部分制作工作,特别是歌曲《我想你了》,从词曲创作到缩混录音,九项内容全由他自己完成,引得歌迷大呼“九宫格(阁)”。

WechatIMG1469.jpeg

两年后的12月,新专辑《昼鸣曲》发布,制作名单上仍可见满眼“宫阁”二字,与魏如萱合作的先导单曲 Tokyo 反响颇佳,让人听出了不一样的魏如萱,更有一个变化很大的宫阁。

面对台下歌迷“老宫老宫”的疯狂尖叫,宫阁总显得有些无奈,做手势、出言安抚也不管用,只好尽快开始下一首歌。这样的场景让我有些想笑,很难将舞台上光芒四射的歌手跟采访时话少又别扭的男生对上号。

宫阁小时候最先接触到的音乐,是妈妈在家里放的老电影唱片。15岁初听 Hip hop ,一下子就被吸引了,那时他开始觉察到编曲对音乐产生的重要作用,并明确了今后要走的路——音乐制作。当宫阁第一次听到自己脑子里的旋律从音箱里播放出来,更坚定这是自己一辈子都不会放开的东西。

宫1.jpg

新专辑中宫阁邀请魏如萱和余佳运分别合作了两首单曲。他请人合作有个特点,不仅跟对方合唱,还希望他们自己完成自己的部分。比如 Tokyo 这首歌,当时副歌歌词已经有了,见到魏如萱后希望和她一起演唱,就只给了歌词,希望她能自己写曲。

“合作对象会把我的触手延长到一些我自己够不到的地方。 娃娃姐声音的特质、运用声音的角度和方法都是我不会那么用的,但很喜欢。 Tokyo 邀请她来合作简直太合适了。”

总有人给宫阁的音乐贴上“实验”的标签。然而纵观当下音乐、戏剧等文艺领域,很容易产生这样一种感受:标榜自己作品实验属性的人越来越多了。事实上,如果仔细研究这些“实验作品”,或许会让我们有些困惑,究竟什么才算“实验”?这些“艺术家”是真的具有先锋精神,还是在用“实验”的大帽子遮盖自己无法自圆其说的创作呢?对于这个问题,宫阁是这样回答我的:

“我个人是这么理解的,既然称之为‘实验’,肯定是想试出某个结果,为了结果有目的地去做。如果20年前这件事就有人做过,没有被人理解,你为了不被人理解又做了一次,这样就不能叫‘实验’。”

宫2.jpeg

离开聚光灯的宫阁不太爱说话,甚至有点闷,像是生活中常遇到的那种塞着耳机、低着头,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年轻人。其实无论是两年前的专辑《GONG》,还是新专辑《昼鸣曲》,传递出的感情都很细腻,宫阁会去关注每天都在发生,却不太有人在意的生活细节和情绪波动。在大多数人的印象里,说唱、电子音乐人跟“潮”的形容词脱不了干系,而宫阁所理解的潮,却着实出乎我的意料。

“我对‘潮’的理解不是说穿什么衣服、听什么音乐,而是‘第一波有冲击力的海水’,它要够新,要是第一批,并且有足够的冲击力。我会希望自己的作品至少是有这个作用的。我不觉得哪个人是‘潮’的,而是看他做的事情。”

WechatIMG1474.jpeg

以上图片来自 宫阁团队

采访过程中,当我问及音乐后期制作、 MV 拍摄这样的幕后故事时,宫阁说了一句让我印象很深的话:

“幕后的事情就留给幕后吧,大家听歌就好。”

用这句话概括宫阁的音乐语言再合适不过,接受采访时的他、关了话筒喝咖啡的他、舞台上的他和音乐中的他,或许都有差别,但足够真实。


据说这是宫阁话最多的一次采访

快戳音频或收听节目回放

听听小琦桑是怎么让他打开话匣子的

小琦.gif

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: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发现”,使用 “扫一扫”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。